重庆文化艺术职业学院迎来建院首次人才培养工作评估

2019-05-19 admin 92

重庆文化艺术职业学院迎来建院首次人才培养工作评估

从2018年4月评建工作正式启动以来,重庆文化艺术职业学院全体教职员工一起经历了一场历时一年多、超过400天的长跑。如今大考在即,整个校园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他们在为评估工作,做着最后的冲刺。

1.webp.jpg

职业教育理念入人心

2.webp.jpg

在艺术表演系,大多数老师都是从国内外的艺术名校毕业,便走上了教学之路,对职业教育的理念并不太清楚。一开始他们更多的是把自己本科研究生的教学模式,用在高职学生的培养上。这样教了一段时间之后,不少老师也会产生困惑——在校的两三年时间学生基础还没怎么打好,就要出去实习了,而学生在工作时经常要用的钢琴伴奏、节目编排等技能却没什么时间教。

谢绍威是声乐教研组负责人,和系上大多数老师一样,他所接受的学校教育里,职业教育可以说是一片空白。但在听了十几场有关职业教育的讲座后,谢绍威才渐渐对职业教育有了一点概念,明白高职教育与自己读书时接受的本科教育模式有很大的不同。在声乐课上,适应行业岗位能力需求的教学方式在不断探索,课程教学更加注重对接岗位需求。

对于“最磨人”的说课,谢绍威也是感受颇深。去年以前,由于艺术类专业一对一小班教学的特殊性,几乎很少很有人说课,甚至连PPT制作都感到费劲,说课也是“反反复复弄了几次,才搞明白。”谢绍威说,声乐教研组十几个人,经常聚在一起共同完善说课的PPT。这对习惯“单打独斗”的艺术专业老师来说,在评估启动以前,也是很难见到的。

谈到最近的工作,谢绍威说,在此之前,艺术表演系也在挖掘巴渝文化经典元素,通过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全民艺术普及2017年地方资源建设项目,以慕课形式将巴渝民歌、川江号子、古诗词吟唱向公众传播。以此为基础,借评估契机,以评促建,学院支持系部,请来川江号子、木洞山歌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建立大师工作室,为表演类专业探索现代学徒制打下了基础。

音乐表演专业带头人邱洪云从事钢琴专业教学已有25年,教学的方方面面早已烂熟于心,但是校企合作、工学结合、实习实训这些职业教育的关键词,则是他在专业剖析上所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5+2,白加黑”成为常态

“这段时间越发充实。”厚德楼4至6楼的校园文化墙、展板、求索楼的音符,都是艺术设计系艺术设计专业教研组长贾述涵带着学生一起做的。“5+2,白加黑”已经成为常态,带着学生做文化墙,学生熬夜,她回到家后也会通过手机和学生沟通,陪着学生一起熬夜。

3.webp.jpg

2017年刚进校,贾述涵就接触到新专业合格评估工作。教学工作还没完全上手,她就要开始整理艺术设计专业的评估资料,“整个人都处于比较懵的状态。”面对系上模拟的小型说课,“对说课没有任何概念。”说起来不太连贯,思路也不清晰,不明白为什么说课、要说什么,完全靠自己摸索。这些都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从专业评估到人才培养工作评估,贾述涵也经过了一段“磨人”的时期,但也收获成长了不少。在教学方法上,从最开始按着本科所学的那一套知识讲给学生,到现在根据自己的项目经验告诉学生,由本科所学的“创意教育”转变到“务实教育”。在教学理念上,会根据学生可能会从事的行业的岗位工作流程进行教学,教他们掌握岗位实操技能。

这些转变,去年6月毕业才来校工作的王蓓蓓也是感同身受。对于评估所带来的高强度工作,她说,“也挺好的,这种机会也不多,累一点也没关系,学点东西嘛。”除了学院统一组织的培训讲座和说课说专业,艺术设计系也会请来行业专家再次把脉,这也是王蓓蓓印象很深的。

去年9月入职第一天,艺术设计系教学秘书王臻就是和教研室组长一起填报2018年数据平台。刚开始时,摸不到平台填报门路和各个数据间的逻辑关联,经过反复的数据填报,已经掌握填报要领,对后期教学运行管理工作很有助益。她也会和其他系部的教学秘书沟通交流,得到了不少帮助。

4.webp.jpg

教学秘书这个岗位,也让王臻观察到整个系上老师状态的改变。五六轮“说课说专业”,老师们难免会出现疲惫松懈的情况,到了冲刺阶段,老师们的积极性再次被调动,大家都齐心协力准备评估工作。在王臻看来,系上老师大多掌握了“说课说专业”的方法,思路清晰、PPT详略得当,与去年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

专业定位明晰了,实训条件改善了

由于目前全国范围内学前教育、艺术教育师资缺口非常大,这几年艺术教育系招生一直非常火热,在校生已超过两千人。如何更加厘清专业定位,优化人才培养顶层设计,是艺术教育系整个教学团队努力的方向。

“评估让我更加清楚了学前教育的专业建设,课程建设的方向以及总体的一些脉络。”这是学前教育专业负责人王芳在这次评估工作中最深刻的感受与最大的收获。实训条件的改善也是王芳非常开心也非常上心的事。“场地的测量,整个空间的规划和设计,几乎都是我们整个团队在做,感觉比自己家房子的装修还要费心思。”

5.webp.jpg 

6.webp.jpg

而在艺术教育专业定位上,结合社会需求,经过专家论证,艺术教育专业目前聚焦于美术方向。此外,教育对象的年龄阶段也有所区分,艺术教育专业负责人梁媛说,“我们是3-12岁,她们(学前教育专业)是3-6岁。”

在每年的艺术教育系教学成果展上,全校师生总会被展出的学生画作和手工书法作品吸引,挨个细细欣赏。而在这些成绩的背后则是学生的努力和老师的严格要求。因为美术作业多,梁媛也成为学生心目中最严厉的老师。梁媛说这也是无奈之举,大部分学生刚进校时都是美术零基础,所以只能通过作业多练,不然大二的专业课就难以跟上。

“非遗手工引入课堂。”在评估过程中,手工课教师白姝发现了这个以往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尽管有剪纸,马勺脸谱,刺绣这些非遗教学内容,但白姝认为不能只停留在认知性的层面,而要把非遗引入手工课堂,让非遗传承人把非遗内容带入到课堂中,与学生互动起来。虽然这只是白姝的初步想法,但她正在努力地让想法落实,把课堂变得更有深度。

形容现在系上的状态,几位老师都提到了“打鸡血”。在接到任务的时候,虽然倍感压力,但是几乎都在毫无怨言地加班。令老师们感动的还有学生,实训室的布置,美术、手工、书法作品,都需要学生参与进来。“学生往往会用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做出来的成果有时真的是超乎想象。”

一岁小孩都能感受到的忙碌状态

学建设已经成了文化管理系教师最忙碌的工作,李婕笑着说,“在办公室里,每个人都掰成了8个人用。”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李婕只好暂时从家庭中抽身,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的她,每周只能在周末才能回老家见孩子一面。

文管系教师万童蛟的小孩只有一岁多,“现在孩子半夜会把我弄醒,让我陪她玩,因为我最近都没有陪她。”万童蛟笑着说,看来她的忙碌状态连一岁多的小孩都能感受到了。从去年开始进入评估的准备工作后,“每个假期都不是假期。”因为在假期里她要完成大量的备课和评估工作。

7.webp.jpg

8.webp.jpg

关于“说课”,万童蛟最开始只是有一个初步的概念。她说,最开始的时候她对教学方式和教学手段两者之间的认识并没有很清晰。在一次“说课”中,在专家的点评中她才更清晰的认识了两者之间的区别,也让她对课程定位更加明确了。

拿《文案创意与策划》这门课来说,她发现,配套的相关教材里,并没有像传统章节式地来编写教材,而是以模块化专题式的方式来呈现,并且强调用实践连通教材。这学期的专业实践周活动,她和学生全程参与进来,这对学生来说是一次很好的锻炼。

9.webp.jpg

10.webp.jpg

文管系学生会主席何文斌此前一直在一楼辅导员办公室帮助,去年年底到二楼系办公室的次数增多,慢慢接触到了评估。听说寒假老师们只放十天,何文斌感到很震惊。“我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抱着这样的想法,何文斌寒假没过完便主动提前回学校帮忙,一下子被带入了紧张工作的氛围当中。

“每天都会来办公室,哪怕人不在,心也在。”由于经常要送文件,何文斌有机会接触到学院各个部门的老师。“我觉得全校师生都是斗志昂扬的。”在何文斌看来,学院每个人都在为了评估而努力,努力播种过后,终会开花结果。

重庆文化艺术职业学院,2019-05-17张欣 胡静 唐冰茹


023-63859029 | 023-63862385